听钱建法,黄志远一阵激,这不正是的吗?很

    听钱建继续:“这不够,果让火烧旺一我们受点委屈,让他们蹦的更高一点,这他们更快一!”

    听钱建实打实的招数,黄志远找到了信与勇气。

    钱建继续:“有一配合措施,我已经写清楚了,不再我感到土方队伍不善罢甘休,必须提高警惕。”

    黄志远扫了一演钱建的配合措施,不由笑了,一个字:演。是配合唐运达演戏,让唐运达入戏。

    这王思平走来,其实他早写完了,是在等钱建的分析,钱建来他迅疾进到黄志远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黄志远了王思平写的文章,吃一惊!

    王思平是个什的人呢?这让黄志远王思平有了新的认识,这怀疑真是令人匪夷思。

    见王思平的字真让人怀疑他是一名高历毕业的人,研旧毕业,硕士历呢?一个字“烂”,两个字“真烂”,三个字“非常烂”。真怀疑他念的,这字,鬼画符,真费劲!

    王思平思维洒脱,他直接的推理有三点:一是土方队伍明显有台,台湖建不理他,且这个台不是黄志远是马祥,甚至有是市某位领导。二是既祥打来的电话,首先排除黄志远您,是市领导知了,市领导是真知是假知?反正我们不知?三是既市委办公厅副秘书长肖桦副秘书长打来电话,明高层领导在关注,高层领导支持胆工明有人在背乱搞,这吃相已经引了高层领导的关注。

    黄志远到这写法,有有罪推定嫌疑,王思平什了因谋论者了,这篇文章不了,的几层,黄志远决定先这张纸粉碎了。

    黄志远:“我们是党内志,有足够的证据话不了?这应该知。我提醒的是,不怀疑我们的志。”

    即便黄志远这,黄志远不明白,是是非非,谁清?谁清?疑王思平的法给黄志远的脑钉上一个钉,短间内恐怕很难剔除了!

    黄志远明白,有利益的驱使,有纷争。

    一个间早了,唐运达在外边等有点急了,这季的电话响了,电话黄志远宏亮的声音传来:“让唐经理来吧!”

    唐运达敲敲门,便听到黄志远的声音:“请进!”

    唐运达一走进办公室,赫除了黄志远,有钱建、王思平、孙永明三位。

    唐运达窝一肚火,本来见黄志远的,到一晾是一个有点烦躁,见其他领导有摆这谱的。一来气冲冲的劲头被磨尽了。

    黄志远饶有兴致:“唐经理,请坐,让久等了,刚才因商量指挥部的工久等了,请谅解!”

    唐运达这不故吗,嘴上却:“黄,您忙我理解!”

    黄志远:“理解,理解万岁。唐经理,近怎?”

    唐运达有点晕,脑有点短路,哪有这问话的,不知回答了,: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黄志远:“是呀,唐经理经营有方,业蒸蒸上。比我忙,我是很难见到阿。”

    唐运达:“是阿,近工上老,我忙的晕头转向。”

    黄志远:“工程候吗?是有投入有风险!来风险不仅仅有资金回收风险,有工程管理上的风险。”

    黄志远喝了一口水继续:“在法制益健全的今,风险因素的控幸进一步增强。控的因素仍存在,这控的因素主在游离法律范围外的。”

    “,游离法律外并不是违法,不属违法?因并不在法律涵盖的范围,理解打差边球,差边球的风险比这。”

    “马克思资本的逐利有深刻的见解,一有适的利润,资本非常胆壮来。有10%的利润,它到处被人使;有20%,活泼来;有50%,积极的冒险;有100%,使人不顾一切法律;有300%,使人不怕犯罪,甚至不怕绞首的危险。”

    黄志远侃侃谈,似乎是在给唐运达上课,一切似乎是在转移话题,尽量避免碰到个话题。

    黄志远继续到:“马克思他老人的话,人深省,果在资本逐利的,我们的一制度不健全,我们的一法律不完善,我们的一干部不我们的的风险迅速膨胀。”

    “因此,每一项制度的确立一个利益再分配的契机,是一次乃酪的程,我们不保证每个朋友有糖豆吃,我们努力让每个朋友吃上糖豆。至一边糖豆一边在哭鼻朋友

章节目录

月影小说网 我要你助我修行!免费阅读 非分之想免费阅读 【ABO】学霸又在装奶狗了 腐蚀国度全文阅读 红楼阅读 乐趣阅读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梦幻之境 热点小说 书法之窗 神印王座II皓月当空最新章节 太子宠婢日常 宿命之环爱潜水的乌贼 我在游戏王里不当人txt下载 我真的只是人类猫色